常德臨澧是開國元勛林伯渠和文學巨匠丁玲的故鄉,在上世紀六七十年代,臨澧以10萬勞力10年自力更生,辦起亞洲最大的青山水輪泵站,從而聞名全國;在八九十年代,隨著當時稱作湖南第一村的太平村的崛起,臨澧再次吸引了全國的目光。今天,這個縣的教育、醫療條件、農村養老和安全飲水在湖南名列前茅。但在這個屢屢創造稱之為臨澧現象的地方,縣委大院60多年來一直蝸居在幾棟破舊的紅磚瓦片房裡。(11月6日紅網)
  這是一個讓人心動的“縣委大院”,幾年前,我也曾經在一次考察中走進過這個縣委大院,當時的第一感覺就是:破舊,實在與一個縣委不太相稱。記得當時和一位領導說起他們的大院時,他們還有些不好意思,總感覺上不了臺面。
  可是恰恰就是這樣的大院,他們一住就是60多年,沒有改變。而他們卻在民生的問題上毫不含糊。10年前,在選擇新修縣委大院和搬遷重建臨澧縣一中時,縣裡最終選擇了臨澧縣一中,縣委大院重修至此沒有重新提過。當時臨澧2002年的財政收入是1.34個億,但這個占地600畝,可容納5000學生的縣一中新校區建設,就花了1.5個億。
  用他們一些老幹部的話說,“機關建設和民生大事相比,還是先考慮民生。”“敢為人先,不要在機關院子建設上敢為人先,而是在發展生產、改善民生上敢為人先。”
  看著這樣蝸居的縣委大院,不由得讓人感慨萬端,不知道有的地方、有的官員會有怎樣的感慨,是不屑一顧,還是汗顏不已。他們熱衷於豪華衙門,熱衷於大手大腳花錢,熱衷於個人的享受在先,百姓的疾苦在後。
  近些年來,一些地方大修樓堂館所,一個比一個豪華,一個比一個奢侈。近日,有媒體對奢華政府樓進行了盤點:鮮明特點都表現為爭當“世界領先”、“國內領先”、“超越省部級”等等。
  浙江省長興縣政府辦公樓被戲稱為“世界第一縣衙”,媒體報道稱,該樓及配套設施總花費達20億元;山東省濟南市政府辦公樓是“世界第二大單體建築”,造價40億元,僅次於美國五角大樓的世界第二大單體建築。
  河南省信陽市明港鎮政府辦公樓,人均建築面積等超過國家規定的省部級黨政機關標準。其中,書記、鎮長辦公室面積近200平方米。江蘇省沛縣縣委、縣政府辦公大樓裝修豪華,縣主要領導辦公面積嚴重超標,大多在100平米以上,還配有休息室,配有雙人床、書櫃、沙發等。
  這是典型的比闊氣、比奢侈、比排場,他們把大量的血汗錢花在了領導們的享受上,花在了權力的彰顯上,至於民生、至於節儉,恐怕已經拋諸腦後。
  面對“蝸居”的縣委大院,這些地方的所謂的“場面”還拉得出來嗎?還有多少心思能夠花在老百姓的身上呢?一個個拔地而起的奢華大樓,還能與群眾保持多近的距離,還能有多少胸懷去傾聽群眾的呼聲與建議?群眾路線的整風活動,應該讓我們的一些地方去反思,你離群眾有多遠。
  中央對此是有足夠清醒認識的,果斷的叫停了地方的樓堂館所建設,真正建設節儉政府、廉潔政府,真正要把錢節約下來,要把錢用到該用的地方。我們還並不富裕。
  最近,習近平、李克強先後考察了湖南、黑龍江,都對扶貧幫困工作進行了調研,說明我們還有不少老百姓沒有脫離貧困,沒有脫離溫飽,我們要花錢的地方還很多,還有不少的民生大事要辦。
  一個國家,一個社會,應該將什麼奉為最高位置。當然不是權力、不是奢華,應該是人民的最高利益,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最高信仰。現在,湖南“縣委大院”的故事仍在繼續,從一座縣委大院的身上,我們能夠看到一個地方政府的執政所在、良心所在和信仰所在。其實,除了湖南,我們每一個地方、每一個人都應該去找找,找找自己的良心和信仰,找找自己的差距和不足。
  文/碧翰烽  (原標題:縣委大院“蝸居”六十年不窩囊)
創作者介紹

廚房裝潢

du17dubvg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